重建朵芒寺的一些往事

选自索达吉堪布
《西游回忆录》讲记

当年,朵芒寺的活佛益西多杰一行去金川和丹巴一带,找到年幼的嘉哲活佛,把他带回朵芒寺。因为金川属于汉族人生活的区域,汉族活佛的转世,称之为“嘉哲”,所以他们叫他“嘉哲仁波切”。嘉哲仁波切在朵芒寺的时间不长,十年动乱时,他流亡到了印度。

当时,印度的藏传佛教大德倡议年轻的仁波切们去西方弘法。嘉哲活佛又飘洋过海到了美国。因为他是被朵芒寺认定的活佛,所以他一直认为朵芒寺是他的寺院。我跟随法王如意宝到美国弘法时,他也把我说成:“我寺院来的小堪布,我们的小堪布。”他把我执着为是他寺院的人。

在美国落基山的小木屋外,嘉哲仁波切和法王如意宝聊天时,谈到了朵芒寺:“八十年代,受阳塘活佛的委托,我回过一次朵芒寺。事先没有通知任何人,到了炉霍,就直接包车去了朵芒寺。帝察活佛看见我吃了一惊,说:‘你怎么突然来了?怎么不提前打个招呼呢!我没想到你会来。’我说:‘我不愿意提前打招呼,我也不喜欢别人对我做各种各样的接待。我还是从前的我,甚至比从前还差了一点。所以,没必要提前告诉你们。’”

那年,好像是1987年,法王如意宝去五台山的那一年。至今,一些老喇嘛还记得那一天,离开了大约30年的嘉哲仁波切突然归来,寺院的人手忙脚乱,把一间小木屋简单地打扫一下,在那里接待了他。他们想招待嘉哲仁波切吃饭,却连糌粑也没有,其它的就更不用说了。

嘉哲仁波切见寺院的条件这么差,非常震惊。他供养每个出家人五块钱和一个金刚袋,供养了寺院两千元,没有过夜,就匆匆忙忙地离去了。那个年代,五块钱是个不小的数字。

后来,嘉哲仁波切见到阳塘活佛,说:“你们寺院的条件太差了!你作为一个活佛,一定要想想办法啊!你如果来美国,我还可以帮你一点忙,化个缘,不然,他们太穷了!”

嘉哲仁波切说:“那时,朵芒寺才刚刚恢复重建,只有二三十间僧舍,五六十个僧人。我很想帮忙建一个朵芒寺佛学院,但是,因为种种原因,没能做到。祈祷上师三宝加持,朵芒寺会好起来。”

后来,阳塘活佛赴台湾和美国弘法,依靠信众的供养,耗资几十万元,在现在朵芒寺佛学院的旧址上,建造了早年的朵芒寺佛学院。

最早的时候,为了重建朵芒寺,帝察活佛去红原一带募捐。帝察活佛身体很胖,行动不是很方便。他到处化缘,却收效甚微。那时,他还没受到法王如意宝的邀请,去五明佛学院为僧众念《大藏经》的传承,没人知道他。后来,帝察活佛认识了阿克根顿洛吾,根顿洛吾为他包了一辆手扶拖拉机,帮他化缘,大约化了六万元,才在朵芒寺的旧址上,建起一座简陋的小经堂。

那时,大家的条件都不好,要建一个寺院是非常不容易的。但是,在那些上师们的心里,培养僧才是头等大事。包括喇荣五明学院,我一想起来,就非常感慨。说起来,你们肯定不信。当时喇荣佛学院的状况、我们的生活,就像原始社会一样。你们现在坐的地毯、讲课辅导的地方都是没有的。当时的条件和现在比起来,根本是没办法比的。

其实,历代的那些上师们,无论他们的能力是什么样的,当时的情况是什么样的,他们的心里,一直抱着建寺院、建佛学院,帮助僧众的愿望。

现在藏地的那些寺院,也是每一位大德在他们的任期之内建造的。他们真的是很伟大的。我们朵芒寺也是经由这些上师们的几次重建,才有了今天的规模。

每当讲起这些故事,都让人非常感动。